辞野吖

沉迷游戏无法自拔_(xз」∠)_

【巍面】稀里糊涂多了个儿砸(6)

更新了我!


今天没有咕咕咕!


我好像在写流水账我真的好菜mmp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
  沈巍回家的时候有些晚了,客厅里的灯却还亮着。电视机还在播放着下一集动画,小家伙却已经身子一歪倒在沙发上睡着了。

  

  小家伙的头发乱糟糟的,白净的小脸蛋圆圆的,嘴边还有着可疑的不明液体。沈巍自己都没注意嘴角的弧度,他弯下身来,蹲在他跟前,小心翼翼地把他歪出沙发的半个身子挪了回去,顺便把他的小被子给他盖上,才去给他放洗澡水。

  

  等他试了水温回来,小家伙有点醒了,他微睁的眼睛上蒙着一层水雾,小嘴砸吧着软糯糯地嘟囔:“阿爹……”

  

  沈巍不做他想,只以为小家伙醒了粘人,忙把他抱到自己怀里:“睡醒了没?去洗个澡再睡好吗?”

  

  沈清醒使劲眨巴了好几下眼睛才勉强消掉一点睡意,包子脸一瘪,甩着脑袋往沈巍怀里钻:“pa…papa……”

  

  沈巍就当他同意了,抱着他拿了去拿了睡衣和小毛巾给他洗澡。小家伙洗澡的时候倒是很乖,刚给他洗的时候大概是还没睡醒,小脑袋一点一点的,沈巍怕他掉进水里,还得不时捞着他。后来扯着不知特调处谁给买的小黄鸭玩的起劲,还跟抓蝴蝶似的抓泡泡,困倒是不困了,就是沈巍一脑袋泡沫。

  

  沈·老父亲·巍对自家不老实的小崽子一点办法都没有:)

  

  等给他洗完了澡,沈巍自己衣服也湿了不少,无奈之下也只能洗了澡再去管那个小家伙。

  

  沈巍收拾好的时候已经十点多了,盘算着差不多该睡觉了,他自己是不在意,但沈清醒还小。

  

  于是就给他泡了牛奶。小家伙裹着被子藏在里面,沈巍只看见了他几根黑毛,就掀开一个角把他揪了出来,又把牛奶递到他嘴边喂他喝。

  

  小家伙不疑有他,咕嘟嘟喝了一两口,就停了下来,学着他皱眉:“不好喝。”

  

  “哪里不好喝?”牛奶不就那个味道吗?难不成坏了?

  

  “不甜,没有味道。”

  

  “……那也得喝,你还小,以后会长不高的。”沈巍是真感觉到了小孩子的不好伺候,这一天过得他都觉得累。

  

  “我不小了……”都有好多好多岁了呢!小家伙嘟着嘴,不太情愿地喝了牛奶。

  

  “不小不小,那你记得,白天商场里那个人是谁吗?”话语中带着一丝试探。

  

  小家伙一边捧着杯子,一边眨巴着眼睛,听到他的问话,动作顿了顿:“那个,穿的白白的?”

  

  “嗯。”

  

  “我……我不认识呀。”小家伙看着他爸,“诚实”地说。

  

  “那你怎么哭呢?”

  

  “我撞到他了,疼……”

  

  沈巍看小家伙一副委屈的样子,八成是不知道的,就借着这事教训他:“那醒醒下回不能乱跑了知道不知道?我们都很着急,都很担心你的。”

  

  “好的papa!”沈清醒看着被糊弄过去的老爸,眼睛笑的闪闪的,凑上去给了他一个啵啵。

  

  沈巍活了一万多年,还是第一次被亲,觉得有点奇怪(羞涩),清了清嗓子:“好了,现在可以睡觉了。”

  

  小家伙却盯着他问:“papa不睡觉吗?”

  

  沈巍笑了一下,安抚地说:“乖,你先睡,我还有点工作。”怎么说他也是个教授,工作量是有点的,不说这个,下面有些秦广王管不了的事,也都是递给他的。

  

  “那晚安papa。”

  

  “……晚安。”沈巍看着被软绵绵的被子包裹的黑色小脑袋,心里变得不可思议的柔软,细心地给他掖了掖被角。

  

  等沈清醒睡了,他顺手关了灯就去了书房,书桌上已有只纸鸢等候着。沈巍用手指夹着纸鸢,无端就生出了一簇火苗把纸鸢吞没了,等最后一点灰烬也消失了,桌上就多了小半叠黑色文书,都是地府传来的消息。

  

  一般文书的先后都按事情的重要性来摆放,沈巍伸手就拿过最上的一封展开来看,上面一个字也没有。他反复捏着纸看了两回,还是没任何线索。

  

  沈巍皱着眉,手指无意识摩挲着手里的纸张。就算是地府那帮子老掉牙的,也没人敢戏弄斩魂使。敢在他面前耍小把戏的,沈巍这辈子,也就遇上一个。

  

  那个他又爱又恨的人。

  

  指尖倏然蹿出一朵火焰,把那份文书点燃了,随着纸张一点点燃烧,沈巍也如愿看到了一行朱砂色的字浮现。只是一句再简单不过的问候:

  

  大人,安好?

  

  沈巍听到自己的心在胸腔里狠狠地跳动了一下,无奈地抚上紧蹙的眉心。


评论(19)

热度(188)